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 生活百科 >

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着,她说洗过澡了放心舔



    约莫一个小时后季卿到了周家山下,往上一看,好大的阵仗,从安保亭顺着上山的路全是统一的黑色轿车,车前都站了一个保镖,外国面孔,季卿根本分不清谁跟谁。
 
    顶层的会议室里,周又平坐在首席的位置上,椭圆形会议桌坐了大半的董事会人员。
 
    老实说周见深有点惊讶,他之前想扩大投资规模,所以跟董事会申请了一笔资金,刚才还在沙发上看财经新闻呢,周又平就带着人直接杀了过来。
 
    所以他衣服都没来得及换,还穿着刚才的毛衣休闲裤坐在周又平旁边的位置上,不过他是大公子,这么穿也没有人敢说闲话。
 
    结果呢,会开完了,董事会也同意投资并在中国进行一次大面积考察,但周见深却见到了一个他母亲极为不喜的人。
 
    ——他的堂哥周伏城。
 
    周伏城穿着袖口烫金的黑色西装,和周见深差不多高,只不过脸上多了一丝混血感,眸色稍浅,看起来不像是生意人,反而像是意大利的黑帮头子,配着一张华裔的脸也不违和,气质很是独特。
 
    两人说是堂兄弟,不过年龄是一样的,就差几天,平时你叫我Léon我叫你César,不像兄弟更像合作伙伴。
 
    董事会成员陆续离场,周伏城上前对周见深伸出手,两人握了握手,又用法语说了一通,周见深两个年幼的弟弟也来了,他挨个抱过,还得了几个大香吻。
 
    周又平满意的点头,他这次来,就是希望两兄弟能相处的好些。
 
    “见深,你母亲最近身体不适,这次考察结束你回趟法国陪陪她。”
 
    “好。”
 
    说完周见深就让助理安排周又平等人休息,助理低头跟他说了一句。
 
    “周总,季小姐在山下岗亭等您很久了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周见深有些惊讶,她家里出了变故,他想她需要缓冲时间所以一直没有联系她,不曾想她会想主动找他。
 
    虽然可以开门让季卿自己上来或者派人去接,可他就是想去接她,天冷,他也没加衣服,就着刚才那身就下去了。
 
    离岗亭大约还有还有50米的时候,周见深居高临下,季卿的身影已经印入了眼帘。
 
    她在暖黄路灯下是白生生的一团,手里抱着一个蓝白色的保温盒,呼吸的白气缓缓散开,就像大雪天的一杯热咖啡,把他的心点点化开。
 
    走进时他才看到季卿一直跺脚搓手,周见深低头一笑,过去把她的手握在手里哈气。
 
    “怎么突然过来了?”
 
    “你一个人在中国,我来给你送饺子。”
 
    “饺子?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
 
    看向季卿怀里的保温盒,周见深脸上全是笑意。
 
    “今晚留在这?”
 
    季卿摇头。
 
    “不了,今天冬至,我哥说不定要回来,我先走了,你忙吧。”
 
    “那我让人送你回去。”
 
    季卿点头,这倒是可以,刚才她想着周见深肯定有重要的事,也没有给他电话,一直在这等着,眼看着就要12点,也不知道要等多久,最后干脆就让司机先回家陪家人了。
 
    一辆白色的迈巴赫Landaulet开过来,周见深护着她的头看她进车里,又握着她的手吻了一下。
 
    车子缓缓启动,周见深双手插袋微笑看着季卿离开,同时正在顶楼远远看着两人的周伏城也轻轻笑了笑。
 
    时隔多年,看来他亲爱的弟弟又有喜欢的人了?
 
    *
 
    与此同时,季廷钦正和陈立华在餐厅的包间吃饭。
 
    他今天本打算去慰问那些独自在京的下属,可却被陈立华叫到了这里。
 
    陈立华话说的很客气,可话里话外就是让季廷钦尽快处理好自己的终生大事,不要再给陈书言希望。
 
    这手已经伸到了自己家里,季廷钦却只有忍,陈立华走后他仍然在桌边坐着,但手已经捏紧到了极致。
 
    片刻后孟建群推开包间的门,季廷钦仍是凝眉端坐在那。
 
    孟建群看着季廷钦的表情思索许久,最后突然重重的90度鞠躬下去。
 
    “季委,建群斗胆想为您分忧。”
 
    闻言季廷钦转头看他,眼中全是探究的目光,孟建群紧张的手心都是汗。
 
    “说来听听。”
 
    孟建群凝神组织语句,他从偏远地区调任至此,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一次了。
 
    听完孟建群的话季廷钦神色不变,只留下一句我再想想便起身离去。
 
    孟建群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手都被打湿了。
 
    一个小时后季廷钦驱车回家,以往冬至他都是和下属过,今年季卿在,肯定得赶回去,只不过这个点恐怕季卿已经睡了。
 
    谁知他转上家门前的坡道就看到季卿在前面走着,边走还边踩石子,一蹦一跳头发都跟着飘动起来。
 
    ——送季卿回来的是法国人,岗亭的人听不懂他的英语,她懒得翻译一通去登记车牌,不如直接自己上来,反正也没事。
 
    身后突然出现灯光,季卿回头一看,一下就笑了开来,那是季廷钦的车牌。
 
    季廷钦来到季卿身边停车,一打开车门季卿就抱住了他。
 
    “哥,你怎么回来了?”
 
    季廷钦笑着抚摸她的头发。
 
    “忙完就回来了,去哪了?”
 
    “蒋家吃饺子,叫我过去。”
 
    “嗯,走得累不累?”
 
    季卿摇头,笑得格外开心,搂着季廷钦的脖子就啄了一下他的唇。
 
    ——这片区内部除本人外不能轻易设监控,几户人上山的路段也不一样,不用担心有人看见。
 
    季廷钦也是一笑,心头的阴郁散去了几分,两人牵着手准备上车,一抬头,就看到坡上树影下站着的陈书言。
 
    她的眼里写满了震惊,手也紧紧的捂住了嘴巴。
 
    陈立华让人关她的禁闭,可谁又能真的管的住她,于是她溜出来以后直接来了季家,那时季卿已经出去了,她手机被没收也打不了电话,干脆就在门口那边的树下等着季廷钦下班回家,哪知道会看见这一幕。
 
    有人痴迷禁忌关系,同样就有人觉得乱伦令人作呕,陈书言也有哥哥,比她大一岁,还在国外深造,两人关系很好,可偶尔被触碰到身体她都会觉得不适,她根本想象不到会有人真的兄妹相恋。
 
    不会的,她喜欢的廷钦哥怎么会做出乱伦那种事呢?不会的!
 
    陈书言犹在挣扎,季廷钦已经示意季卿进去,季卿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慌,便点了点头走进大门里,中间她和陈书言擦肩而过,陈书言都忍不住躲开了她一下。
 
    季廷钦走近,陈书言眼里全是期许的目光,一定是这家兄妹感情太好了才会拥抱对不对,那个季卿才19岁,说不定是在跟哥哥撒娇呢!
 
    她盼望着季廷钦解释,可季廷钦却一言不发,于是她心里最后的希望破灭了。
 
    想到这陈书言的眼里全是泪水,突然抬手就给了季廷钦一巴掌。
 
    “你真恶心!”
 
    说完她哭着跑开,季廷钦皱眉闭着双眼,又舒了一口气平复心情。
 
    ——他不会对女人动手。
 
    作者有话说:这章给大哥揉揉脸,喜欢兄妹Cp的大概理解不了陈书言的心情,其实大部分兄控妹控都是没有哥哥和妹妹的,之前就不止一个人跟我说过家里有哥哥接受不了兄妹恋,太熟了,反而觉得不适,比如我自己,迷恋各种禁忌恋,但接受不了父女,会有恶心和不适,当然不管是文还是现实,存在即合理,不批判也不反对,只是自己接受不了,大家应该能理解,所以作者才会在简介中标注真兄妹慎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