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 生活百科 >

为什么越快越想叫,开了四女小嫩苞小说


    而我和那个女人,很荣幸成了房间中唯一的两名观众。
    “好,笑的不够甜,认真点,对,往左边一点,那个你,把把腰弯下,显得很有力量感那种,哎对了,就这样……”
    这女人像一个拍艺术照的导演,不停的对钱主任和孙月究竟姿势,看的我在一旁大呼过瘾。
    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把钱主任都快累瘫痪了。大部分过程都在摆姿势和造型,其实真正的战斗只有不到一分钟。
    那个女人很不屑的对我说:“就你们领导这水平,还敢玩这些花样,扫兴!”
    拿出摄影机里的内存卡,女人丢给我:“这个就送给你了,如果他敢找你麻烦,你应该知道怎么做,不用我教你吧?”
    “我知道。”我木讷的点点头,看着这女人的眼神就跟见到了鬼一样,我可是第一次见有人居然把钱主任折磨chéngrén不人鬼不鬼的样子。
    “还有你的这些东西,都拿回去吧。”女人把我的银行卡身份证等一应随身物品丢给我,一脸不屑的说。
    “对了还有这钱。”女人掂量着手里的几百块钱,有些古怪的笑了。
    我知道这点钱怕是在她眼中还不够一顿发钱,可给出去的东西也不好意思收回啊,我挠挠头尴尬的说道:“这钱你就拿着吧,虽然我知道你根本看不上这点钱,不过就算我的心意,毕竟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,算是我请你吃早点。”
    女人掩嘴呵呵笑道:“吃早点这点钱也不够啊,不过这年头像你这样的人真的不多,我很欣赏你,所以这些钱我收下了。”
    说完,女人拍了拍我的肩膀,“走了,后会有期!”
    “后会有期!”我陪着笑说道,看到女人走后,我这才缩了缩脖子,在心里面嘀咕一句,“千万别在让我见到你,这女人简直就是个魔鬼。”
    我回到自己房间,看了看王晓晴,她还在睡着,看来钱主任的yào量下的不轻。
    关上门,我又去了钱主任的房间。钱主任还在床上趴着,孙月已经穿好衣服,坐在一旁冷冷的看着我,那眼神中充满了仇恨。
    “小赵啊,她,她走了吗?”钱主任喘着粗气,结结巴巴的问。
    “走了,她让我转告你一声,你自由了。”我把那女人的原话给钱主任说了。
    “谢天谢地。”钱主任像是从地狱一下子升到了天堂,不停的在xiōng口画着十字架祈祷。
    “对了小赵,今天的事情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!”钱主任看着我,一脸严肃的说。
    “钱主任放心,我绝对守口如瓶。”这事本来就是我策划的,只是后来发生的情况超出了我的预料,我当然不会把这件事乱说。万一被钱主任查出来是我设计陷害他的,那我肯定要卷铺盖滚蛋了。
    “好,孙月,赶紧收拾东西,咱们马上回去。这地方我是一分钟都不想待了。”钱主任飞快的从床上爬起来,找到自己的衣服床上,然后慌里慌张的收拾行李。
    “主任,你要回家?”孙月不确定的问。
    “回家,这里是别人的地盘,如果还呆在这里,万一她又带人过来,那我就死定了。我可不想在被她折腾一回,必须马上离开这!”钱主任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    “可我们是来学习的,就这么回去了,怎么给同事们jiāo待?”孙月为难的问道,她并不想回去,这个学习的机会很难得,她不想错过。
    “叫你收拾东西你就快点,啰嗦什么,只要你乖乖跟着我,以后像这种机会多得是!”钱主任呵斥。
    孙月只好不甘心的手势东西。
    我暗自偷笑,看来那女人是真把钱主任吓坏了,居然直接回家了!
    可钱主任走了我们两个怎么办呢?
    “钱主任,我们也要跟着回去吗?”我问道。
    钱主任抬头看着我笑笑:“你们不用,都回去了怎么说?你们两个继续参加学习,你就当这次咱们科室的代表。如果有人问起我,你就是我身体不好,半路上回去看病了。”
    “可我不知道流程啊?”
    “没什么流程,明天你直接去省人民医院,会有人负责安排的,回去的时候你们先自己垫付飞机票,然后找我报销,就这样,我们两个先走了。”钱主任收拾完,迫不及待的就要离开。
    经过我身边的时候,孙月一脸怨dú的看着我,咬牙切齿的说:“姓赵的,我警告你,如果你敢把今天的事说出去,我要你不得好死。”
    “放心,我保证不会说出去。”我在心里暗骂,臭婊、子,只敢对我凶,要是让你自己你跟钱主任所有的视频都在我这放着,看你还凶的起来吗?
    对了,要不要把孙月和钱主任的视频,给他老公发一份呢?
    得到我的保证,孙月脸色缓和了些,冷哼一声跟在钱主任屁、股后面走了。
    等到两人走后,我也松了口气,虽然觉得钱主任有点孬种,可一想到那个如同魔鬼般的女人,我也忍不住不寒而栗。
    回了自己房间,我试图把王晓晴叫醒,可是无论我喊破喉咙,王晓晴就是不醒,无奈我只好去弄了一杯冷水,不停的洒在王晓晴头上。
    这下王晓晴终于醒了。
    “怎么回事?我感觉头好晕?天旋地转的!”睁开眼看到我,王晓晴恢复片刻后,问道。
    “你在我房间里。”我翻了翻白眼,语气有些责怪。
    “钱主任他们呢?他叫我去他房间安排接下来的行程,可我喝了孙月递过来的一杯水,就睡着了。”王晓晴坐起来,依着床头,身体里的迷yào劲还没有完全消散,她整个人有些发虚。
    “那杯水里有迷yào,你喝了能不睡?”
    “啊!为什么?”王晓晴惊恐的看着我,然后想到了什么,开始看自己的衣服,发现自己身上的一副还在,这才松了口气。
    “别看了,你的衣服是我给你穿上的。早就告诉你要小心钱主任,你就是不听,差点你就万劫不复了知不知道?”
    接着,我把钱主任下yào准备拍视频的事情告诉了王晓晴,故意没提我救她的过程,吓的王晓晴大哭起来。
    让王晓晴哭了一会,感觉已经可以给她张长记xìng了,我才干咳一声说:“其实我还没说完,钱主任的yīn谋并没有得逞。”
    “咱们吃饭的时候,我肚子疼就去了卫生间,然后偶然间听到钱主任和孙月在楼梯间里密谋给你下yào,所以我就想办法救了你。”
    接着我才把如何救了王晓晴的过程说了一遍,只不过隐去了那个女人一下子叫来七八个男人,还bī迫钱主任和孙月拍片的情节。只说成钱主任害怕,就带着孙月先回去了。
    王晓晴这才转忧为喜,用手不停的拍打着我的xiōng口说:“师傅,你坏,说话不说完,害我白伤心一场!”
    我冷哼一声,严肃的说:“我这是为了给你张长记xìng,人家给你点好处,你就把人家的本xìng忘了,要是这次我没来,你会有什么样的结果?”
    王晓晴一阵后怕,结果肯定是被钱主任要挟,成为钱主任的玩物。
    “师傅,谢谢你,你又救了我一次!”王晓晴脸红红的,认真的说道。
    “别跟我客气了,你去洗洗脸,清醒一下,等一会咱们去吃下午饭,明天去省医院报道。”我jiāo代道。
    “啊,钱主任都走了,咱们还要继续去吗?”王晓晴不解的问。
    “那当然啊,他走他的,咱们学习咱们的,而且少了他,咱们可以安心不少。”
    “恩,我听师傅的。”
    我和王晓晴一起吃完饭,买了一些东西,就回了房间。这里是中州,我们两个人生地不熟,没敢到处乱跑。
    可是回房间的时候,王晓晴却一脸害怕的说:“师傅,我想去你房间。”
    “那过来吧,反正现在还早,不到睡觉时间,咱们可以聊会天。”我以为王晓晴只是想到我房间玩一会,没想过其它。
    可是进了我房间,王晓晴却有些为难的说:“师傅,我晚上想跟你一起睡?我不敢一个人睡。”
    我愣了半响,果断拒绝:“这怎么行,咱两睡一个房间,这算怎么回事?”
    说完,我却不经意间瞄了眼王晓晴的xiōng口,记得上次那里还没这么大,难道几天不见,王晓晴被林飞开垦的成熟了?
    “没事的师傅,我相信你的为人,再说了如果你真想做点什么,我也无所谓的,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只要你别有心理负担就行。”王晓晴大大方方的说。
    面对着这近乎赤果果诱、惑的话,我忍不住瞪大眼睛看着王晓晴。王晓晴也看着我,大眼睛眨巴眨巴的,没有一丝难为情。
    “小王,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,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!”我在和王晓晴的目光对视中败下阵来,目光转移向正在播放的电视。
    “师傅,我可不是开玩笑,我认真的。”
    似乎是为了让我相信她的诚意,王晓晴忽然上前抱住了我,一双róuruǎn抵在我的后背,两只滑嫩的小手伸进了我的裤子。
    “你干嘛?”我感觉像是触电了一样,全身一麻,我心中很抗拒,想要推开王晓晴,可试了几次,却没有动手。
    王晓晴解开上衣的扣子,把我按倒在床上,从正面压在我身上。
    “师傅,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,都是我自愿的,其实我本来就有点喜欢你,你又几次三番的救了我,这份恩情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,若不是你结婚了,我一定会倒追你的。正好这次咱们一起出差,趁着嫂子不在,让我好好报答报答你。”
    我想说话,想拒绝,趁着自己还有一丝清醒,可是我的脸被一堆róuruǎn压住,那股体香让就像致命的dúyào,瓦解了我最后一丝理智。
    我是个男人,正常男人,在加上好几次还看见过王晓晴光溜的身体,对她早就产生过幻想,在此情此景下,如何能够把持得住?
    我猛地翻身,把王晓晴压在身下,早已干渴的嘴唇寻找那一汪清泉……
    王晓晴也热烈的回应着我,房间的温度快速上升,不多时,双方就要解除最后的束缚。
    可就在这个时候,手机铃声忽然响起,我咒骂一声,不去理会,可这铃声却依旧响个不停,像是魔咒一般。
    该死的,是哪个狗、cāo的这么会挑时间!
    我只好万般不情愿的从王晓晴身上爬起来,去拿手机,拿到手机一看来电显示,吓我的手一滑,差点把手机摔了。
    秦兰!
    我赶忙走到墙角,深呼吸几口,调整心情,接听电话:“喂?老婆,怎么了?”
    “老公,你在哪呢?怎么没回家啊?”秦兰温柔的声音响起。
    “哦,忘了给你说,医院选中我去中州省人民医院学习,这几天就不回去了,你自己在家注意安全。”本来我是不打算告诉秦兰,可事到如今瞒不住了。
    “真的啊,那恭喜你了老公,你们医院很看重你哦,你要加油!”秦兰惊喜的声音传来。
    “恩,我一定努力!”
    “行,不打扰你了,你刚到外地肯定很累,好好休息,不要在外面乱来哦,说不定明天我会给你一个惊喜!”秦兰有些神秘的说道。
    “什么惊喜?”
    “不告诉你,还不一定有呢,不说了,晚安!”秦兰俏皮的挂断电话。
    我也没工夫细想秦兰说的惊喜是什么,王晓晴这会正歪着脑袋在床上一脸坏笑的看着我。
    “嫂子打来的?”王晓晴指着我的手机,用口语说道。
    我点点头:“是,已经挂了,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。”
    “嫂子经常给你打电话吗?”王晓晴古怪的问。
    “不经常,基本上都是我给她打。”
    “嫂子是不是会算命啊?”
    我愣了下,不解的说:“不会啊!”
    “那她怎么打电话的时间选的这么好?”王晓晴坏笑看着我。
    我一阵尴尬,看着地上凌乱的衣服,慌忙穿上。
    “师傅,那个我们还要继续吗?”王晓晴有些惋惜的问,其实答案她已经知道了。
    秦兰的一个电话已经让我完全吓醒了,哪里还敢继续,也幸好秦兰这个电话来的是时候,不然今天我就铸成大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