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 生活百科 >

yooz二代颜色有哪几种?这几种都好看

“飞哥,恭喜yooz一代和二代的区别,yooz套装多少钱,yooz微商代理怎么做,yooz烟杆多少钱,yooz充电口是不是有两种,yooz柚子二代,你啦”张宝林的脸上就洋溢起了笑容。“说不定以后兄弟我都还要靠你照应着呢”滚滚滚”聂飞白了张宝林一眼。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我一回来整个大院里的人看我就看熊猫似的。”你还不知道呐”张宝林便是一脸吃惊地问道,然后脸色又一转。“也对,你刚从县城回来,今天上午召开了党委会,这次的副乡长补选,又提名了一个人,那就是你呐”“怎么可能”聂飞也一下子被这消息给弄懵了,自己只是个事业编制,再说了郭平安和彭正盛再怎么说也得提拔自己的心腹上去。聂飞虽然跟彭正盛的关系相对于郭平安来说比较近,但还远不至于让彭正盛如此照顾。估计也就是个当绿叶陪衬的。”聂飞想了想道,乡里光把马晓燕和舒景华给报了上去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,所以乡里便把聂飞的名字也一起报了上去。这算是一个保险,毕竟聂飞这家伙在县里没根基没后台,是压根就不会被选上的,一将功成万骨枯,聂飞就是那枯骨,让人踩的,这是聂飞的想法。我觉得不一定”张宝林听罢就摇摇头,“别人都说狗屎运狗屎运,说不定飞哥你这次就走了狗屎运呢,不但一下子把行政编制给解决了,还一步到位直接副科,省事”你想多了”聂飞摇摇头,拿出杯子在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水,刚想喝一口,敲门声就响了,张宝林就道了一声奇怪,大中午的谁还来办事,结果打开门一看,是马晓燕。“马主任,您有事”张宝林立刻就挂上了笑脸。

官方授权经销商,价格便宜,一件代发,可代理,保证正品哦,!

烟杆终生保修包换,有任何问题,都可以找客服!

 

官方授权实体店

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( shuiyaoyoaer )

↓     ↓     ↓     ↓     ↓     ↓     ↓

 

小提示:每个产品盒子都有防伪码,打开微信"扫一扫"



   “那小子,就是金庸笔下的宋青书,爱上谁不好,偏偏喜欢上了一个修炼九yīn白骨爪的周芷若我真服了他了。”赵桐摆摆手道。
    “你说好好的一个二代子弟,非要跟一个搞金融投资的女人去纠缠不清,要是哪天犯了事,说不定还得牵扯出他老子来”赵桐又颇为担心地道。
    洪涯县里那些所谓的金融投资,名字听起来好听,实际上就是一些小额贷款公司,开这种公司的一般都在黑道上有些背景,在借款人无法还债的情况下就会动用一些道上的人去追债。
    这些人为了追债成功能拿到提成有的时候就会不折手段,甚至造chéngrén命案子,如果一旦发现李关牵扯其中,哪怕跟李关他爹无关,至少前进的路上也会有人拿着这事儿出来说事。
    结合古言的行为脾气,再加上赵桐说的那个女人,聂飞就心道那女人肯定是古言无疑了,难怪上次古言说那个ktv要是敢私下拿她的包就不要想开了的话,看来古言在洪涯县是有很大的势力的。
    聂飞就给自己暗暗提了个醒,以后这种女人最好少去招人,自己没那个实力。
    “对了,你那十万块假钞的案子有没有进展了”赵桐吃了口菜又想了起来。“要是钱拿回来了咱俩合伙去搞点别的项目去。”
    “别提了”聂飞一提起来就一脸郁闷。“目前还没什么消息,那王八蛋还在外面逍遥着呢,没抓到人”
    聂飞私下里也找邵波问过好几次,李现在一直被控制着,但对外宣称的是暂时还没抓到人,为的就是让jiǎbì源头放松警惕,也让李跟那边联系了几次,但对方都不上当,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那十万块货款都还没给聂飞呢。
    “可惜了可惜了”赵桐摇头叹息道,便不再说这些,两人开始风卷残云起来。
    聂飞也几次三番地想邀请赵桐来搞农村旅游经济,以前是他担心赵桐会自己单独去干,现在又有些担心赵桐看不上。
    赵桐的家世好,要整都是整大一点的项目,这种投资了来钱慢甚至连前景都还看不到的项目,估计他也没兴趣,所以他也没说出来。
    吃晚饭后天也黑了,聂飞送走了赵桐,就发现罗伊也出来了,跟挖机师傅在说着些什么,聂飞就走了过去,询问之下才知道是路已经全部铺装完毕,想让罗伊去验收一下。
    “黑灯瞎火的,明天去吧”聂飞看了看四周,连乡里都一片漆黑,更别说农村了。
    “我这有手电,一会拖车就过来了,你们赶紧检查一下,有不到位的地方我就再弄弄,要是我走了你们就只能自己解决了。”挖机师傅有些不买账,毕竟晚上回去后明天一早就可以奔赴新的工地了。
    “算了,挣钱都不容易”罗伊便道,从挖机师傅那里拿了一个强光手电就要往靠山村离走,聂飞随后跟上,挖机师傅没有跟着进去,在外面等拖车,让聂飞他们发现什么问题直接给他打电话。

 

    路不宽,只有三米半,手电筒一照就能看清情况,路上的石子铺得还行,都嵌入了泥土里,车子走上来也不会打滑,只是罗伊估计没走习惯,再加上是漆黑的夜晚,走起来有些歪歪扭扭的,有好几次差点都摔了跤,聂飞就有些担心了,要是摔在这石子上也够罗伊受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