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 生活百科 >

请教一下各位yooz拔下来闪了3次是怎么回事儿呢

 盛明煊没有再看周暖暖,冲卿欢颔首:“跟我来。”周暖暖看着只望向卿欢的盛明煊。手指紧紧攥起,明煊哥哥对卿欢好,这不就是她想要的么?可,心为什么那么痛呢?卿欢并没有注意到盛明煊和周暖暖的狗血小剧场,她试着只睁着一只眼,看盛明煊那张辣哄哄的脸。不行!卿欢捂住刺痛的眼睛。她做不到!盛明煊看到卿欢竟然自己矫情地哭了,目光又落在她身上廉价寒酸的运动服上,心里厌恶,不过为了做给周暖暖看。他还是伸出手,只用一根手指,勾着卿欢的后脖领,把她带到了别墅里。 别墅里优雅谈笑的宾客,在看到盛明煊,周暖暖还有卿欢进来的时候,默契而微妙地停了下来。卿欢对这个世界的人物关系不太了解。不过宋熙回去把她梦到的,也就是这个由书衍生出的世界的剧情写下来,每天晚上都趁医生来查看她情况的时候塞给她几章。卿欢感觉这个世界的话本子好好看啊。虽然她只看了个开头,剧情还没有彻底打开。她还是很喜欢,忍不住催更。在书里,原主是从小就被抱错的真首富千金,周暖暖是从小娇养的假千金。原主和周暖暖也是有血缘关系的,她的养母和首富夫人也就是她的生母是远方表姐妹关系。原主是在两年前被养母带回到首富家的,按照她养母的说法,两个孩子抱错是一场意外,她无意间发现原主并非她亲生,也很意外。yooz和relx哪个贵,yooz线下门店,relx和yooz通用吗?yooz正品价格,yooz套装怎么买,yooz官网购买价格,yooz官方价格一套多少钱,yooz在线购买不了了,yooz9.9烟杆,yooz9.9到哪买,yooz9.9一支,yooz9.9套装,yooz9.9烟弹通用吗 yooz迷你烟杆多少钱一支,yooz和relx哪个好

官方授权经销商,价格便宜,一件代发,可代理,保证正品哦,!

烟杆终生保修包换,有任何问题,都可以找客服!

 

官方授权实体店

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( shuiyaoyoaer )

↓     ↓     ↓     ↓     ↓     ↓     ↓

 

小提示:每个产品盒子都有防伪码,打开微信"扫一扫"





    卿欢看向盛夫人。
    这一幕实在太熟悉了,所以很多宾客都猜到后面的发展,卿欢肯定委屈地低下头,不敢反驳。
    但没有。
    卿欢没有低下头,反而更认真地盯着盛夫人。
    那个专注劲儿让一边的周暖暖有点眼熟。
    “看什么?”盛夫人皱起眉。
    “看美人。”卿欢眼里闪过真挚的惊艳。
    盛夫人纵然不喜欢卿欢,但夸漂亮谁不喜欢?盛夫人装作不在意地样子:“不用讨好我,没有用。”
    话是这么说,却抬着刚打完针的脸让卿欢和大家更清楚地看着她,用兰花指贴着脸庞,时不时侧脸调整角度。
    卿欢也是配合盛夫人,接着感叹:“阿姨,你的脸肿得真好看!透亮晶莹,饱满巨大!”
    “你说什么?”盛夫人惊讶地瞪向卿欢,这么一扭头,卿欢看到了她另一边下巴上的黑痣,倒吸了一口凉气,捂住嘴巴。
    “太美了!”卿欢缓缓摇头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“这绝对是我见过最圆最大最黑的一颗痣!太美了!”
    盛夫人气得颤抖,她的痣一直是她不能提的痛,因为太大,她砸钱也没有人能帮她去掉。
    平时大家谁也不敢提起,生怕她不高兴,卿欢倒好,还最圆?最大?最黑?
    “明煊!”盛夫人气得直喘粗气,叫盛明煊赶紧把卿欢带走。
    但卿欢却在这时又发现了亮点:“这颗痣都已经这么完美了,上面竟然……”卿欢抿唇,羡慕得快哭了,“竟然还有一根雄壮挺拔粗黑油亮的毛!”
    全场宾客都努力绷着脸。
    随着盛夫人气得喘粗气,她下巴上的痣毛摇摇晃晃。
    “摇曳生姿说的大概就是这根美毛吧?”卿欢对美的事物一向不吝赞美。
    赞美得盛夫人差点真的抽过去。
    努力憋笑的宾客实在受不了了,绷着脸,唇被气流冲开,礼貌地:“噗。”
    “卿欢!”盛明煊沉声警告卿欢,“为你的无礼向我的母亲道歉,不然我们的婚事就彻底作废!”
    盛明煊说这种话非常顺口,因为他经常这样吓唬卿欢。
    以往,卿欢总是怕极了,一听到这种话,便会立刻卑微地哀求他原谅他。
    无论他提出什么苛刻的要求,她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。
    即使是当着所有人的面,卑躬屈膝地给他的母亲道歉,卿欢也绝对会做。
    不只是盛明煊这么想,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,周暖暖咬着唇,犹豫着要不要提卿欢求情,鬼使神差想到刚刚盛明煊带着卿欢进来,看都不看她的一幕,手指再次缩紧,把到嘴边的话都咽了回去。
    “你真的要跟我退婚?”卿欢声音微微颤抖。
    “盛家不会让没有教养的女人进门。”盛明煊知道卿欢要开始求他原谅了,却没有任何心软。
    卿欢叹了口气,伸出白皙的小手。
    盛明煊皱眉:“你又想干什么?”
    卿欢见盛明煊没伸手,干脆自己把盛明煊放在身侧的手拎起来,握住,用力地晃了晃:“谢谢啊。”
    基本礼仪结束,卿欢丝毫没有留恋地把盛明煊的手甩开。
    盛明煊只觉得一股大力,差点把他掀倒,凭着过人的平衡能力,才勉强在原地转了半圈后,稳住身体。
    昂着头等卿欢道歉,却看到自己儿子像陀螺一样转了半圈的盛夫人:?
    等着看卿欢丢脸的宾客们和周暖暖:?
    盛明煊跟卿欢说退婚,卿欢竟然说谢谢啊?
    什么意思?
    难道卿欢看不上盛明煊了?
    盛明煊感觉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,羞愤得脸颊滚烫,咬牙转身:“卿欢!这可是你说的!”
    他充满气势的低吼却冲了个空,原本站在他身后的卿欢不见了,她站的位置空荡荡的,盛明煊目光阴鸷地顺着延长线看去,卿欢远在宴会厅边缘的餐桌边,像个小蜜蜂一样,开心且辛勤地往餐盘里放吃的。
    对他没有一丝丝的留恋!
    不等盛明煊再发怒,人群突然骚动,盛明煊皱眉往人群自动分开的小路看去。
    一个穿着燕尾服满头白发的男人推着一个轮椅进来。
    轮椅上,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,纵然是坐着,但他矜贵漠然的气场却依旧摄人,所经之处,宾客的呼吸都谨慎了三分。
    他的脸上戴着一个银质面具。
    露在外面的薄唇有些苍白,下颌线流畅诱人,喉结性感。轮椅扶手上,一双手漂亮得像是艺术品。
    皮肤冷白,加上优越的气质,如同电影里的吸血鬼贵族。
    神秘,危险。
    盛明煊看着轮椅越来越近,表情从惊讶到嘲讽。
    他当时谁呢。
    原来是宴家残疾还毁容的废物二爷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