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 小说漫画 > 小说 >

《李茹王老汉罪孽深重完整版免费txt》(完整版)全本

  • 2020-05-06 14:15 | 阅读:加载中
  • 小说


    第一百四十二章
 
    清晨第一缕光从外面照射进来,我从沉睡当中醒来,浑身酸痛无比。
 
    缓了好一阵,才算缓过来劲。
 
    不禁想起昨晚,那种丧失理智的行为实在是太野蛮了,要是换成其他人,谁能承受得住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我才猛然发现丽娜不见了。
 
    记忆慢慢回拢,我逐渐将昨晚的事情全部记起来。
 
    “粉红阎罗……”
 
    我闭上眼,仔细扫视了一下身体,并没有发现中毒的迹象。
 
    丽娜说得的确没错,现在凭我自己,的确解不了粉红阎罗,但是发现还是可以的,既然我身上没有,那就说明她最后并没有对我下毒。
 
    一定是某一步她没有做。
 
    不过一想起昨晚上我的那种状态,我就有些后怕。
 
    粉红阎罗居然还有魅惑的威力,而且这种魅惑居然是通过勾起人的兽性的方式。
 
    她说李柱手下,身怀粉红阎罗母毒的不止我一个,原来是想让我记住这种感觉,以后再有谁对我下这种毒,我好有个防备。
 
    不过昨晚那种兽性大发的情况,就算我知道这感觉,真遇到的时候,未必能控住得住自己啊。
 
    丽娜走了,李柱下周要来见我。
 
    这才是更让人无法忽视的消息。
 
    更是让人头疼的消息。
 
    下午,儿媳妇忽然给我打电话过来。
 
    “爸,有人找你。”
 
    “谁?”
 
    “就是上次来我们家,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老人家。”
 
    我心里猛的一惊:“他是不是叫陆川乌?”
 
    那边沉默一会,大概是儿媳妇在问他。
 
    “对,他就叫陆川乌。”
 
    “好,我马上回来。”
 
    这消息让我一阵心神不宁,丽娜刚叫我坦白所有事情,老陆转眼就到我这里来了。
 
    这让我怎么办,出卖他吗?怎么可能。
 
    开着车赶紧赶了回去,一进门,就看到老陆笑嘻嘻的坐在那边饭桌旁,正大口大口的吃着饭,那样子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,只管囫囵的往嘴里塞东西。
 
    “老陆,你怎么来了?”
 
    我出声问到,他这才发现我回来了,不过嘴里塞满了东西,也说不出话来,只是掏出一张纸条递给我,呜呜呜的叫了几声。
 
    我拿起来一看,上满写了几种药材的名字,稍微思考,我招收让儿媳妇过来,将纸条递给她。
 
    “你去把这些药材买回来,还有,不要透露陆川乌这三个字,和相关任何的消息。”
 
    儿媳妇见我脸色凝重,所以也没敢多问,赶紧出门了。
 
    支开了儿媳妇,我再度看向老陆。
 
    “没死呢你。”
 
    老陆总算是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了,靠在椅子上:“那可真是差点就死了。”
 
    边说着,她拉开自己的衣服,只见他身上布满了伤痕,有新有旧,新的才刚刚结疤。
 
    他对我伸出手:“把玉翎吊坠给我一下。”
 
    我心里一万个问题等着解答,但是看他的样子比较急,也只能先按捺住。
 
    将吊坠递给他,只见他拿过去放在手掌心,然后嘴里念念有词。
 
    这是一种晦涩难懂的语言,叽里咕噜的就跟念咒一样,只见他念了一小段,手中的玉翎吊坠忽然发出光来。
 
    这种光并不刺眼,而且像是水波一样,开始在他掌心泛滥,接着像是有生命一样,爬过他的手臂,覆盖到那些伤口上。
 
    那些交错纵横的伤口,被一层光华覆盖,居然开始肉眼可见的愈合起来。
 
    不过三分钟的时间,那些伤口就全部愈合了,那皮肤上,丝毫看不出来受过伤。
 
    他长舒了一口气,然后将玉翎吊坠戴在我脖子上,然后轻轻在吊坠上一排,玉翎吊坠居然消失了。
 
    不过我还能感觉到,吊坠依旧戴在我脖子上,只不过隐形了。
 
    “这东西,还是你留着比较好。”
 
    我心里有无数个问题,见差不多了,也忍不住直接开口问了。
 
    “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你当初说这东西是什么钥匙,那又是拿来开什么的?还有,你是不是被李柱的人抓住过?又怎么逃出来的?”
 
    老陆硬是被我一连串的问题给问住了,稍微思考一会,开口到:“我还是一个一个回答你吧。”
 
    “首先是这个玉翎吊坠,它的确是一把钥匙,但同时自身也是一个宝贝,效果正如你刚才所见,不过只能治外伤。这东西既然给你了,等会我就把使用它的咒语教给你。”
 
    “这把钥匙,能够开启一个远古神墓,里面有一件宝贝,具体叫什么我不知道,但是它的效果是玉翎吊坠的千百倍。玉翎吊坠只能治疗外伤,但是那件宝贝却能活死人,生白骨,可以说只要还没死透,都能救得回来。”
 
    “不过很可惜,这件宝贝若是放在三千年钱,或许能有这个效果,到如今这个时代,基本是废物一件了。”
 
    我忍不住问到:“为什么?”
 
    老陆沉默了一下,似乎是在思考,随后回答道:“大概是因为如今少了某样东西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东西?”
 
    “我哪儿知道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老陆白了我一眼,继续说到:“还有你说我被李柱的人抓到过,你怎么知道的?”
 
    我稍微犹豫,还是决定把丽娜的事给他说了。
 
    相比那边,我还是更信任老陆的,所以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,包括昨晚丽娜将我坦白的事情。
 
    听完之后,老陆陷入了一阵沉思。
 
    “那姑娘,似乎是对你有意思。”
 
    我差点没喷出来,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?这个是重点吗?
 
    “重点是一周之后李柱就要过来了,我到时候怎么跟他说?真要全部坦白吗?”
 
    老陆想了想,然后一摊手:“那就坦白呗。”
 
    我一下子愣住了,没想他居然这么干脆?
 
    “你就不怕给你招来麻烦?”
 
    老陆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你和我不一样。”他说着,仔细打量了这个家。
 
    “你还有自己的生活,我可以浪迹天涯,但是你不行。”
 
    “而且那个李柱知道的事情不少,你除了毒蛊两本书,和玉翎吊坠在你身上的事情之外,其他的事情都可以说,因为撒谎根本没有意义,只会惹他生气,懂吗?”
 
    第一百四十三章
 
    我和他对视良久,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。
 
    不可否认的是,我已经足够老了,不像小年轻一样冲动,生活教会了我妥协和低头,如果低头能够换来安稳的生活,那也算是一桩不错的生意。
 
    “我懂了。”
 
    老陆点点头,继续说到:“还有那些蛊术和毒术,最近几年最好不要再暴露了,你要让他们看到你的无害。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
 
    “那我走了。”
 
    我顿时一愣:“这么快?”
 
    “留着也只会给你添麻烦,这次回来一是想和你见面把事情说清楚,二是想用玉翎吊坠治伤,现在事情都完了,我就不多留了。”
 
    恰逢此刻,儿媳妇买药回来了。
 
    老陆将药拿走,朝我点了点头,然后便离开了。
 
    儿媳妇对老陆的身份显得有些好奇,问到:“爸,那个人是你的朋友吗?”
 
    “呃,算是朋友的朋友吧,不熟。”
 
    “哦。”
 
    我看着儿媳妇,一时间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。
 
    前段时间一直和丽娜在一起,倒是和她不常见,丽娜走后,心里总感觉有一块地方空落落的。
 
    现在见到儿媳妇,这种感觉多少轻了一些。
 
    看着她姣好的面容,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冲动,直接过去抱住她,狠狠地亲了一口。
 
    她先是一愣,随后整个脸都羞红起来,显然多日未见,一时不太适应这种亲密的举动。
 
    而我这么做并不是因为忽然起了什么邪念,而是……只是有种劫后余生,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 
    以后,生活大概能够回归正轨吧。
 
    一周之后,龙五给我打来电话。
 
    “王老板,富丽皇宫,李总有请。”
 
    我收拾了一下,只身前往福利皇宫。
 
    来到门口,咯龙五早在这里接应,说起来我和他也算是有些交情,不过立场不同,他也只能叹息一声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 
    将我带到办公室,李柱和林潜龙已经安坐在里面。
 
    见我来了,李柱依旧露出了他那看似亲和的笑容。
 
    “老王,真是好久不见啊。”
 
    “那的确是好久不见了。”我说着,自顾自的坐到沙发上,也不管礼不礼貌了。
 
    李柱并没有在意,挑了挑眉,随后开口问到:“叫你过来,是想问你点事。”
 
    “我知道,丽娜和我说过。”
 
    “那她也应该告诉过你要坦白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。”我看向他,“你想问些什么?”
 
    李柱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:“首先,关于我的事,你知道多少。”
 
    “可以说是一无所知,我仅仅对玉翎吊坠的事情知道一点罢了。”
 
    “说说看。”
 
    我稍微回忆了一下,这才开口:“首先,半年多以前,你来找我做新城区那个项目,玉翎吊坠就是在那里,你主要目的其实是找玉翎吊坠。”
 
    “嗯,继续。”
 
    “不过当时你并没有找到,因为在施工的时候,玉翎吊坠先被我找到了。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,所以把它卖给了陆川乌。”
 
    李柱点点头,忽然插话进来:“你和陆川乌是什么关系?”
 
    “之前丽娜给我种下粉红阎罗的时候,恰好碰到他,他随手帮我解了。说起来应该是我的救命恩人,不过他好像对这个并不在意。”
 
    “后面把玉翎吊坠卖给他的时候,我趁机要了几条蛊虫。”
 
    李柱并没有急着发表意见,继续问到:“那关于玉翎吊坠你知道多少?”
 
    “陆川乌说这是什么钥匙,好像能开启一个什么宝藏吧。”
 
    李柱笑了笑:“你就不动心?”
 
    “动心归动心,但是我又不傻,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,就算真的拿到了,也是有命拿没命用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我还是懂的。”
 
    “那具体是什么宝贝你知道吗?”
 
    “不知道。”
 
    李柱没有再问,而是陷入漫长的沉默。
 
    我也没有出声,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决断。
 
    我刚才说的这些里面,大部分都是真的,所谓七分真三分假,最容易取信于人。
 
    而且透露的这些消息,对我是最为有利的。
 
    沉默了好长一阵,他才缓缓点头:“那就这样吧,只要以后你老老实实的,我不会再找你麻烦,甚至还能让林潜龙帮衬着你,这在里,林潜龙还是很有分量的,至少保你赚钱不会是问题。”
 
    “问完了?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
 
    “那是不是该我问几个问题了?”
 
    他稍稍有些惊讶,不过并没有直接拒绝:“你可以问,但是回不回答那就是我的事情了。”
 
    “丽娜在哪儿?”
 
    问题问出,气氛很明显的凝固了些许。
 
    他看着我,忽然笑到:“你问这个干嘛?这么关心她吗?”
 
    我关心她吗?还说是现在问起这个,只是因为心里隐隐的不安和愧疚?
 
    不知道,无法确定,那不如大方承认。
 
    “对,那么她在哪儿?”
 
    李柱微微叹了口气:“我也不知道她在哪儿。她应该跟你说过,她和我做了一个交易,她付出了一些代价,来交换我不对你下手,同时我要求你对我坦白一切。”
 
    “更具体的我就不能告诉你了,不过倒是可以告诉你,结果就是,她消失了,没人知道她会什么时候再出现,而你之后能够享受到在本市的便利,任何事情你都可以找六年林潜龙帮忙,只要不是太无理的要求,他都不会拒绝的。”
 
    “换句话来说,你现在安稳了,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?”
 
    我心里有些堵得慌,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 
    李柱耸了耸肩,然后看了一眼时间,摆手到:“既然事情都已经谈好了,那就不多招待了,我还有事。”
 
    李柱说着,和林潜龙离开了办公室。
 
    我没有待多久,也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 
    终究是亏欠了丽娜,若是以后有机会,一定要补偿她。
 
    至于现在。
 
    生活还要继续。
 
    一个月后,夜都分级制度推行,在林潜龙的帮助下,我买下了隔壁两个店面,将生意再度扩大。
 
    更是因为林潜龙的关系,现在即便是做桃色生意,也不会有人来找麻烦,收入一下子翻了好几倍。
 
    有七娘在,用不着我多操心,我终于有时间多陪陪家人了。